· 用户注册 · 设为首页 · 加入收藏 · 联系站长 · ·

 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图片中心 | 民声论坛 | 民生新闻 | 特别关注 | 今日声音 | 在线投诉 | 维权联盟 | 曝光台 | 法制经济 | 文化教育 | 
 | 安全生产 | 视野天下 | 健康之声 | 河南民声 | 重庆民声 | 请您留言 | 回音壁 | 会员登录 | 

特效地带
您现在的位置: 要传起民声网 >> 维权联盟 >> 观察 >> 正文        今天是:
专 题 栏 目
最 新 热 门
最 新 推 荐
相 关 文 章
强行多报承包款未果,重
国家农用资金流向何处,
广西北海:公安局纪委称
山东青岛:莫让司法维权
江苏睢宁建别墅供猪养身
河北省曲阳县:一起民间
湖北襄州张湾镇强占1100
陕西户县余下灵山寺村选
河北满城:“断手案”悬
吉林蛟河:告不倒的“亿
[图文]水库已建成多年,我的500万元补偿款哪去了?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水库已建成多年,我的500万元补偿款哪去了?
作者:央视网 文章来源:央视网 点击数:1706 更新时间:2012-12-10 13:13:37

水库已建成多年,杨德敏的补偿余款至今没有拿到。

  一块占地3000多亩的承包经营土地中,7万多棵树等被人一夜之间铲平。随后一座水库在此建成,而水库的所有者经农垦局、黄羊滩农场将补偿款转付给承包经营者时,数百万元却被截留挪用。截至 12月5日,现年58岁的承包者老杨为此奔波4年多,但仍拿不到本该属于他的补偿余款。

  农场被铲平强迫签协议

  2008年9月14日,中秋节。当日7时刚过,在家养病的银川市民杨德敏接到一个电话:“你到地里来,咱们商量征地的事。”杨德敏随即前往36公里外的黄羊滩农场4队他的承包地里。

  来电者是黄羊滩农场场长柳玉慈,他很熟悉。杨德敏是宁夏德荣农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,8年前该公司从黄羊滩农场承包了几千亩荒地,经他悉心开发经营种植业之后,此时已连续4年有了收益。但2008年初农场通知他,他的地里要建水库。可一直没人与他商谈征地补偿事宜。

  杨德敏到了他的地里时,由农垦局局长王永忠带队,已有宁夏农垦局、黄羊滩农场、黄羊滩派出所等数十人在等待他。杨德敏仍记忆犹新:“他们让我签一份协议。签订双方是黄羊滩农场和我,协议中称给我的承包地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为899万,他们扣掉95万,实际补偿我804万。这些与事实严重不符,这是怎么算出来?协议中说有‘附表',但时隔4年,我直到今天也没见到这个神秘的‘附表'”。

  杨德敏说,当时他已开发3200亩地,种植各类树木7万多棵,种植苜蓿2400多亩,按他们所说的补偿标准算下来,应该赔付他1300余万元。“前4年我投资进去的就达上千万元,补偿时少了500多万元,我不答应签协议,但他们把我团团围住,不签协议坚决不让走。直到下午近5时,我身体实在承受不住,无奈只好签了这个协议。”随后,老杨的7万多棵树木全部被铲除。

  少补500余万4年无音讯

  老杨随后收集到的证据材料显示,在逼他签这份协议的半个月前,农垦局就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老杨的地上附着物补偿问题与宁夏宁西供水有限公司签了协议。为此,老杨多次找农垦局交涉但均未果。

  他的地被占后,在没有办理征地手续的情况下,宁西公司在这个地盘上建起占地3900亩的西夏水库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这个大型水库至今未投入运营。蓄水后该水库渗漏导致周边大面积农田被淹,甚至有居民院墙倒塌,家中潮湿。记者11月27日在水库边看到,夏天还翠绿挺拔的大树,已有许多被水泡倒,树根裸露。宁西公司的郭姓负责人说,由于水库下面是大小不一的石块,不易做防水,所以该水库在建设时库底没有采取防水措施。

  记者采访中,农垦系统一位知情领导坦言:“西夏水库征地过程中没有办理过合法手续。老杨这个事情,是农垦局当初采取了高压政策。当初老杨提出给他出示附着物的明细表,但他们就没附。老杨提出的异议是对的。”

  据了解,宁西公司对地上附着物的补偿,共向宁夏农垦局支付1338万元。老杨认为应支付他的为1312万元,但最终他只得到804万元。记者调查发现,征地前清点数目时,杨德敏种有苜蓿2400多亩;7万多棵树木中,桃树有90棵;枣树有39993棵。而这些数字在农垦局与宁西公司签协议时,分别变成苜蓿2100多亩、桃树8091棵、枣树31366棵。苜蓿少了300亩,损失60万元、枣树少了8627棵,损失103.5万元。而无故多出来的8001棵桃树的补偿款200万元,杨德敏并未拿到。征地所涉及的其他几家承包户,有的至今也没拿到补偿款。

  记者获取的由宁夏农垦局纪检、审计部门分别于2010、2011年形成的调查报告,证实了这些问题的存在。报告载明,最初付给杨德敏的补偿款由899万变成实付804万,当时截留95万的理由是“设备折旧费”,这一点“法律依据不足”。同时还查明,黄羊滩农场挪用补偿资金277万元。此外在付给赔偿人补偿款时手续不规范,付杨德敏补偿款时没有明细表,有两笔付款没有领款人签名。

  农垦局长:钱有问题,被挪用了

  宁夏农垦局、黄羊滩农场向杨德敏转付补偿款过程中,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问题?12月3日,宁夏农垦局局长王永忠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宁西公司确实补了钱,老杨的钱确实没有完全拿到。下面到底做了什么手续,农垦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有人做了手脚。“钱农场挪用了,这钱里面有问题呢。”他在给媒体答复时对杨德敏的90棵桃树无故变成8091棵作了专门解释:黄羊滩农场向宁西公司提出增加200万元补偿款……因这200万元不属于地上附着物补偿资金,为做好这笔款项的“账务处理”,于是对地上附着物个别项目数量进行调整,造成清点附着物与实际不符的基本事实。老杨认为,这是农垦局公然造假。“那么,下一步如何解决这些纠纷呢?”王永忠说,局里已经派出调查组,再次对杨德敏补偿款的事进行调查,调查后根据情况处理。老杨却对此不以为然:“事实一直都是清楚的,不知他们调查多少遍才能解决问题。

转自央视网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中国民声网